捌、地狱变相

看上去那样沉重的门,在她手指接触到的时候居然轻得如同无物。

迦香一下子失去了重心,跌倒在门后的黑暗中。身后的大门无声无息地阖起,隔断了于外界的一切,毗河罗窟和破碎的支提窟不同,居然是完全密闭的空间。门一关上,里面立刻没有丝毫的光线。

黑猫一进入黑暗的门中,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

浓重的腥味和邪气扑鼻而来,伴随着四处细细簌簌的声音,仿佛黑暗中有无数东西在靠近。迦香全身发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从怀中掏出灵珠照明。

“哎呀!”灵珠刚一掏出来,就照亮了面前近在咫尺的一张惨白的脸,露着森森白牙,迦香大吃一惊,一连向后退了几步,然而背后忽然有人扶住了她的肩膀。诧然回首,珠光映照之下,赫然又是一张苍白憔悴的女人的脸,深碧色眼睛里流露出狂喜的情绪:“我抓到她了!我抓到她了!我得救了!”

然而女吸血鬼的话音还没落,无数双惨白尖利的手伸了过去,不顾一切地抢夺迦香。

“安静,大家安静!不许乱来!”毗河罗窟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忽然间黑暗里就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压过众人的喧嚣,“听我安排,一个个来!大家都可以得到救赎!”

女童的声音尖而细,然而却有着出奇的威慑力,所有缠斗在一起的吸血鬼们果然安静了下来,各自放开了手,悻悻看了对方一眼,退回到了原位置。

“不要那么丢脸呀!各位都是绅士淑女,这样没有风度的行径、让这位东方的女仙看了不是会被笑话么?”卡莲的声音从高处继续传来,尖细而清晰,带着微微冷笑,“还不快整理衣物,拿出酒杯,好好地列队迎接我们贵客带来的礼物?”

“……”所有湛蓝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对视了一番,默不作声地迅速退开,黑暗中响起了一片扯动衣襟和整理器具的声音,细细簌簌。

迦香在黑暗中执着灵珠,有些茫然地四顾。罗莱士的声音更加清晰了,就如同在耳畔呼唤,他就在这里……就在这个毗河罗窟的某处!然而,即使心里的血都要涌到脑里,在数百吸血鬼的注视下,尚未恢复力量的女剑仙却不敢乱动分毫,生怕惹怒了这群邪魔——如果她可以拿什么东西交换的话,她定将不惜一切。

“点灯!”黑暗中,卡莲的声音继续传来,喝令。

密不透风的黑暗洞窟中,随着那两个字的出现,陡然四壁上燃起了无数蜡烛和火把!

“鼓掌!欢迎贵客!”在迦香的眼睛因为忽然间变幻的光线而眩晕的刹那,第二个命令接踵而来,随即,耳边就响起了热烈而有节制的掌声,响彻毗河罗窟。

迦香收起灵珠,揉着眼睛,片刻后终于努力看清了眼前梦幻般的诡异景象——

原本应该分隔为单间小室供僧侣修行居住的毗河罗窟全被打通了,所有的窗被封上、屋顶的破洞被补上,融合为一个巨大的、密不透风的空间。

那样宽阔的室内,却因为站了数百名脸色苍白的吸血鬼而显得拥挤。

然而,虽然拥挤,却丝毫不见凌乱。所有金发蓝眼的吸血鬼们都排成了两列,华丽的衣衫虽然因为岁月的长久而破碎,但依然看得出昔日的荣华和修养。每个吸血鬼的手里都持着一只水晶高脚杯,一边看着她微笑,一边用另一只手轻轻击着持杯的手腕,列队鼓掌欢迎她的到来。

迦香看得几乎呆住,不明白这些人在看到她的时候,眼里为何有如此狂喜的光——狂喜到…几乎是要将她生吞下去。

“罗莱士……罗莱士呢?”再也不去理会那些奇奇怪怪的邪魔,紫衣女子冷然出言,对着原先黑暗里女童声音出来的方向,“卡莲,你们把罗莱士怎么了?”

“嘻嘻……这么着急要知道?”吸血鬼列队的尽头,一个声音飘出来,黑猫蜷伏在一个空荡荡的摇椅上,诡秘地眨眨眼睛,“罗莱士就在这里,你猜猜?”

听到“罗莱士”三个字,仿佛受到了无形的威慑,所有吸血鬼都沉默下去,执着高脚水晶杯侧头看着站在队伍另一头的紫衣黑发女子,眼睛里带着嘲笑的表情。

那样瞬间的沉默中,迦香再度听到了那个呼唤的声音,带着生死不能的绝望和痛苦,叫着罗莎蒙德的名字,连拍击在墙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这一次,是的的确确清晰可闻,并不是以往几十年来缠绕在她心底深处的幻觉!那是罗莱士的声音!

“罗莱士!”她不顾一切地脱口叫了起来,奔向列队尽头那一面墙,“罗莱士!”

“唰!”面前忽然出现了两把交错的西洋长剑,拦住她的去路,再后面、是两把巨大的黑色镰刀。数百名吸血鬼在瞬间取出了武器,阻拦在她面前,眼睛里带着更深的讥讽。

“真的猜出来了呀?”如林的刀兵尽头,那一把空荡荡的摇椅上,黑猫舒服地蜷伏在扶手上,舔了舔自己背后的毛,却发出了尖利的冷笑,“不错,罗莱士就在这里——在我背后这一面墙里,被封入铁棺后竖着砌进了这面墙里!”

“放他出来!”迦香只觉的全身发冷,不顾一切再次冲过去,“你们疯了……你们一定是疯了!快放他出来!”

叮叮两声,那两把西洋剑交叉着压在她咽喉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看着女子白皙颈部流下的鲜血,当先两名吸血鬼交换了一下目光,喉头耸动了一下。

“你看吧,吸血鬼是死不了的,被关在那里面几千年都死不掉——但是饥饿会逼得他发疯,精神崩溃。”黑猫伸了个懒腰,冷冷叙述,然而蓝色的眼睛却冷酷地眯了起来,“嘻,你听见了么?他一直在叫你的名字呢……”

寂静中,隔着厚厚的土壁,果然依稀听到含糊的呼唤声、和敲着墙壁的砰砰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迦香捂住了耳朵,再也无法听下去,大叫,“放他出来!快把他放出来!你们都疯了?”

“唉,吸血鬼的这些手段,你们剑仙知道多少?大惊小怪。”黑猫的胡子抖动了一下,尾巴翘起来,细眯的眼睛里闪过不屑的冷光,“不怪我们——我们本来想给他一个痛快的,毕竟罗莱士带领了我们这么多年。我们把他拖入了天梯里,关上门,让日光晒死他——没想到到了晚上开门进去,却发现他居然还活着!”

说到这里的时候,猫眼挣开了,发出璀璨的光——同一时间内,所有吸血鬼的眼睛里、也闪出了喜不自禁的光芒,个个贪婪地盯着这个外来的紫衣黑发女子。

“嘿嘿,我们这才知道那个救赎的传说是真的:喝了东方仙人的血、便可以无惧于日光!”卡莲舒展开身子,变成了一名黑发蓝眼的八九岁女孩,吮着手指头坐在摇椅上,对着迦香吃吃地笑了起来,“所以我们只有把他钉入了铁棺材——然后,就等着你自动送上门来。”

在这样目光的逼视下,迦香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想逃么?不管罗莱士了?”女童冷冷看着她,讥笑,“不过的确也不用为他担心,他一定死不掉,哪怕被钉在铁棺材里几千年。饿急了、他大约会自己喝自己的血吧?”

那样冷酷的描述,让紫衣女子站定了脚步,眼神雪亮。

“你们想怎样?”虽然因为寒意而微微发抖,迦香用力平静自己的语气,对着一窟的吸血鬼发问,“你们需要我拿什么交换,才肯将罗莱士放出?”

“很简单啊。”卡莲的猫眼里闪过隐秘的渴望,“我们只想得到救赎,所以——”

语声停顿了。仿佛有默契一般,两列吸血鬼一起微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举起手中晶莹的水晶高脚酒杯——

“所以,请你用血注满这些酒杯。”摇椅晃晃悠悠,那个黑发蓝眼的小女孩看着脸色苍白的紫衣女剑仙,微笑着吐出一句话,“用你所有的血,来换取罗莱士的自由吧。”

迦香看着面前林立的水晶杯,诧然:“你们要吸血?!一百年的期限不就要到了么?……你们现在却要吸血毁约?不怕天帝将你们驱逐?”

“哈哈哈哈……”一窟的吸血鬼陡然大笑了起来,眼神讥讽。

那个女童看着她,眼里也有怜悯和讥笑的光:“剑仙姐姐啊,你怎么这样天真呢?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天使?我们是吸血鬼啊——只要达到最终的目的,还需要遵守什么誓约呢?”顿了顿,湛蓝色的眼睛再度眯了起来,冷冷:“而且,既然神仙的血才是解救我们的良药,我可不相信你们的天帝会这般大方地牺牲自己人——还不如我们自己来动手!再说……”

“呵呵,我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长久做天帝的子民。为了换取日光下行走的权力而斋戒也罢了,若是以后都不许我们喝人血、用那些乏味之极的牲畜血充饥,那怎么受得了?”女童龇牙,露出一口尖利整齐的白牙,笑笑,“我们不是罗莱士……我们还热爱吸血和放纵的生活。他是真的想永远摆脱吸血鬼堕落的生活,所以严格地遵守着契约,甚至处死了十几个犯戒的同族,引起了大家的公愤——不然为什么我们对他这样毫不容情?”

“你们……本来就是要过河拆桥?”看着面前这群邪魔,迦香喃喃。

“是!”刀兵列队的尽头,摇椅上那个孩子惬意而得意地晃动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里面光芒流转,觑着蜀山的女剑仙,一口承认,胖胖的小手里玩着一只水晶高脚酒杯,“但是,尽管这样,你也不会拒绝献上你的血吧?除非你想听罗莱士在铁棺里呼叫一万年?呀,如果你不忍心,铁棺里有一根桃木钉子,如果我一按这个机簧,就会直接钉穿他的心脏、这样他立刻解脱了呢。”

“你说,哪一样好呢?”卡莲的手玩弄着摇椅扶手上的一个机簧,脸色讥讽,仿佛猫看着爪子底下挣扎恐惧的猎物,“嘻嘻,其实我完全可以抓住你、不容你反抗地吸干你的血——但是看在罗莱士的面子上,我还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别说了!”迦香忽然扬起了头,将手往着拦在面前的剑刃上挥去——嚓地一声,腕上血脉断了,血流如注。

“哪一个先开始?”握着流血的手腕,紫衣女子冷冷看着面前两列吸血鬼,“快点,一个个来,可别浪费了。”

仿佛被那样镇定绝决的神色惊住,所有吸血鬼眼里出现了短暂的动摇,然而很快狂喜酒蔓延上了他们的眼眸,纷纷递上了手中的酒杯。

血如同殷红的酒,注入一排排的水晶高脚杯,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一杯注满,就有苍白的嘴唇急不可待地凑上去,一饮而尽,发出满足的叹息。那些长年不见天日的苍白吸血鬼,在分享到百年来第一杯人血的时候,如同饮下琼浆玉液,个个眼里有迷醉和狂喜的神色。

终于可以解脱……终于可以从这永无尽头的黑夜里解脱!

可以象所有人一样行走于日光之下,不用蜷缩在阴影里和老鼠蝙蝠为伴,不用畏惧火刑架和桃木钉,可以更加放纵地享受永生带来的所有乐趣——纵情声色,享用美食,保持永远不老不死的美丽外表。这样的永生,真是让人不愿成仙成佛呢。

眼前一排排水晶杯绵延着,似乎看不见尽头。

血从身体里无声无息地流走,注满那一杯杯的高脚水晶杯,鲜艳得犹如宝石。长长的列队中,紫色的霞帔拖地而过,迦香张开双臂,双手手腕上各有一道深入见骨的伤口,血从腕脉里注入左右两列吸血鬼手中的水晶杯。

“居然还能走?”一半的吸血鬼纷纷满意地执杯退开,列队尽头的摇椅里,小女孩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有些诧异地看着面色苍白的女子一步步走过来——那么多的血流走了,如果换了常人早该意识模糊地倒地不起,而这个女子居然还坚持着走过来。

难道是因为她是剑仙的缘故么?……

一步,又一步,离那面呐喊的墙壁的距离不过十多丈,却仿佛遥远得在天的另一头。

“罗莎蒙德!罗莎蒙德!”仿佛也感觉到了她的靠近,那个声音用尽力气喊着她的名字,苍白的手拍击着墙,然而却是极度的绝望和焦虑,在黑暗中几乎要窒息和疯狂,“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罗莱士……大量的失血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迦香苍白的嘴唇翕动着,喃喃。

神智仿佛从身体中抽离了,她坚持着不让足下瘫软,一步一步向着列队尽头走过去。她没有看见胸口的灵珠的光芒,随着她逐步的前进慢慢黯淡下去,犹如枯萎的花苞。

最终无法坚持走到尽头,眼前便一片苍白,仿佛无数飞花在视线里盘旋而落,缤纷灿烂,而她觉得身体轻得不受力,几乎踩一下地面便可以翩然飞起,旋舞于空中。然而,就在她下意识地踩踏地面的瞬间,所有力气都随着血流出了身体,她象一棵折断的芦苇一般伏到在魔窟冰冷的地面上。

再也不顾得风度和矜持,没有分享到鲜血的吸血鬼们一拥而上,尖利的牙齿刺入她的血脉,急不可待地从她的周身汲取鲜血。

这一次卡莲没有再阻止,只是饶有兴趣地坐在摇椅上,宛如一个洋娃娃般地微笑。

“卡莲女王,你不喝么?”旁边,有心满意足的吸血鬼献殷勤。

“嘻嘻,我又不是吸血鬼,喝了有什么用?美容养颜么?”黑猫幻化的女孩嘻嘻笑着,白了那个金发碧眼的族人一眼,从摇椅上站起,走到人堆中将那些吸血鬼们赶开,“你们都喝得差不多了吧?她全身的血都干了么?”

吸血鬼们舔着嘴角,心满意足地纷纷退去,开始欢庆新生的到来,个个疯狂地叫着,相互拥抱亲吻,放纵地享受着感官带来的所有快乐。魔窟里,登时弥漫着一种疯狂而堕落的欲望——那吸血鬼特有的氛围。

“罗莱士……把罗莱士……放出……”因为失血,本来就白皙的肌肤几乎隐隐透明,然而惨白的手指微弱地动着,显然竭尽全力想站起来。

“还活着啊,真是奇迹。”那样的狂欢中,小小的女孩子低下头,就看到了那个满身是血的紫衣女子,发现迦香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蓝色的大眼睛里不由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剑仙难道也是不死的么?——就算吸干了血也不死?”

吸血鬼们吸干了一个人的血,如果不立刻喂给她自身的血,把对方变成同伴的话,那么很快这个失血过多人就会死去。

“你猜我们真的会守信,将罗莱士放出来么?”卡莲含着手指头,笑着看着脚下奄奄一息的女子,神色是狡黠的,“你再来猜猜啊!”

怀中的灵珠已经完全失去了光彩,宛如枯萎的花朵。听得对方这样邪异的发问,迦香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嘻嘻,不和你玩了啦!喏——”嚓的一声轻响,一把西洋重剑斜插在眼前的地面上,截断她的一缕长发,卡莲冷冷地微笑着,“你如果还有力气,就去把罗莱士从墙里挖出来;如果没有,那么就咫尺相隔地死在这里好了。”

惨白的手动了一下,摸索着攀上了剑锷,显然是几度用力,却一时间无法站起来。

“女王啊……这样不好吧?”看到地上的女子居然还能挣扎,旁边的一名吸血鬼执着水晶杯,有些担心地凑过来,在卡莲耳边低语,“如果她真的把罗莱士挖出来了,而他看到我们吸了她的血,一定会……为什么不用桃木钉把他钉死在铁棺里呢?”

“喝你的血去,给我闭嘴。”女童的眼里却是蓦然放出了冷光,看了那名吸血鬼一眼,手指一动,将摇椅上的那个机关毁去,“谁敢杀罗莱士!他才不能死……哪有那么便宜,死了就一了百了?”

回头叱了同伴一顿,骂得那个吸血鬼噤若寒蝉地拿着杯子远远躲开,卡莲回过头,脸色却变了——地上的长剑已经不见了。

回过头,她就看到了背后的那面墙。墙前,紫衣女子眼神恍惚,用惨白的手举起了长剑,身子往前一倾,长剑重重插入土壁。一下,又一下。

她……真的站起来了?!

一时间,满窟狂欢的吸血鬼忽然都安静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面诅咒之墙面前握着长剑的女子——那个全身已经被吸干血的女子。居然还能动……全身没有一滴血,居然还能动么?眼前这个女子,现在是剑仙,还是僵尸?

面面相觑,那些湛蓝色的眼睛里,陡然闪过说不出的恐惧和震惊,空了的水晶杯子从手中纷纷跌落,砸得粉碎。

嚓,嚓,嚓……一片诡异的寂静中,只有惨白面容的紫衣女子手里的剑,一下一下地挖掘着墙壁,声音刺耳。

大片的泥土从墙上被撬落,一角冰冷沉重的黑铁露了出来。

“罗莎蒙德……罗莎蒙德!”声音更加清晰了,里面砰砰的拍击声仿佛震着每个人的心。然而迦香惨白的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只是机械地撬着墙壁。

泥土继续落下,竖立的铁棺渐渐显露出来,上面铁制的扳手紧紧封着棺盖,却不能阻挡里面嘶哑的呼声和拍击声。迦香眼神是恍惚的,似乎神智已经离开了躯体,然而动作却丝毫不慢,几下子就撬开了墙壁,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手伸出来,拉住了铁棺上的把手,轰然将沉重的棺材拉了出来。

罗莱士……罗莱士要从铁棺里出来了?!

所有吸血鬼脸色苍白,不等卡莲吩咐,忽然间都动了起来,向着同一个方向猛扑过去,身手快捷如同鬼魅。在无数吸血鬼从背后抓住她之前,迦香的手已经抓住了封住铁棺的扳手,用力拧开。就在那一瞬间,无数双苍白的手抓住了她,将她用力拉开。

然而已经晚了,轰然一声,仿佛里面也有什么用力推着,棺盖向前倒下。

苍白的手从铁棺里探了出来,十指因为长年的拍击而血肉模糊,手腕上伤痕遍布。抓住了铁棺的边缘,棺中形容枯槁的人勉力站起,低呼:“罗莎蒙德!”

“罗莱士……”在看到棺中人站起的那一刹,胸前早已黯淡无光的灵珠蓦然碎裂成无数片,那是为了保持她气脉到如今、耗尽了千年修炼积累的灵气。迦香心下一安,低声叫了一句后便没有了气息——惨白的手直直伸向不远处洞开的铁棺,然而身子却被无数吸血鬼拉开,宛如枯萎的玫瑰一样飘落在冰冷的地面。

“罗莎蒙德!”

“迦香!”

那一声惊呼,却是从两处同时发出,含着同样的震惊和绝望。

毗河罗窟的被封住的门上陡然出现了六芒星的光,然后那个星星裂开了——轰然巨响中,魔法阵被击破,大门倒地破碎,黎明前淡青色的天光里,一个青衣人提剑而立,气息平匍,显然是竭尽全力才破开了六芒星的结界。

“呀,是另一个剑仙来了!”看到居然能破解魔法阵杀入毗河罗窟的男子,所有吸血鬼窃窃私语,脸上现出恐惧和犹疑的神色,知道不是对方的对手,忽然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那些吸血鬼用力将迦香的身体向着灵修扔去,在他伸手去接的瞬间、发了一声喊,迅速消失在夜色里——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