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天舞

不知道在这广漠之中独自起舞了多少年,依稀只见支提窟外的胡杨树绿了十几遍,月升月落,日出日没。时光以百年计的流过,但对于飞升千年的她来说早已没有任何知觉。这世界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场空中之空,梦中之梦——所有喜怒哀乐,痴嗔妄想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兴衰成败不过是一场幻梦。

她已心如止水多年,一无所恋,唯独放不下的、只有这舞蹈。

她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够、无法如灵修般做到太上忘情,所以才迷恋上这样的飞天之舞——从万里之外的蜀山迢迢赶来,独自在这荒无人烟的大漠里面壁。

风定,舞衣轻扬,紫衣女子空茫的眼神里第一次涌现出些微的失落和茫然——不对,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舞出碧霞元君寿筵上飞天女仙的那种神韵来……步法和姿态全部都没有错,身态的轻灵甚至在那几个女飞天之上,然而,不知道为何、就是没有那样撼动人心的神韵和风采。

紫衣女子有些烦躁地抽出紫电,执剑起舞,仿佛借着练剑平息心中涌动的愤怒和失望——她不惜一切来到西域,却居然连一场舞都学不好!千年来,漠然的心里第一次有这样激烈的情感起伏——她知道是自己的修为和定力还不够,不能像灵修那样,做到物我两忘。

千年的修行,居然还是无法平息内心深处那一点执念?

已经百年没有开口说话,习惯了沉默的紫衣女子只是以剑舞来表达着自己内心的种种愤怒和不甘,紫电如同穿梭的光一样环绕在她身侧。

拔剑起舞的刹那,支提窟暗处的神龛里,高处观望的湛蓝色眼睛里闪过惊艳的神色。

摇椅无声无息地晃动着,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握着金质的雕花酒杯,杯中红色的美酒随着晃动微微荡漾。黑色的猫咪静悄悄地爬到了椅子扶手上,娇媚地将脑袋蹭过来,喉咙里发出诱人的呼噜声。

“嘘……卡莲,别吵。”极轻极轻地,一个声音吐出了几个字,奇特的发音,仿如梦呓。金色的发丝垂下,高鼻深目的异族男子看着怀中撒娇的猫咪,抚摩着黑猫柔软的毛,大拇指上套着一个尖利的金指套、上面镶嵌着的红宝石如同要滴出血来。

湛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暮色中那个紫衣的舞者,轻轻抿了一口红色的酒,无比景慕地吐出了一口气——那便是东方的古国天使吧?还是沙漠中的紫衣精灵?

自从她来到这个破败的古城,他就发现了她——然而,出于谨慎没有打扰。

然后,每一天,他都能看见这个女子在支提窟中跳舞,观摩着每一张壁画,慢慢从一层走到了第六层。那样的尽心尽力,丝毫不关注任何外物,也没有发现作为这座洞窟现在主人的他的存在。而蛰伏在此的族人已经订立了誓约,也没有打扰这个贸然的闯入者,他只是静静地好奇地看着那个女子,年复一年——

壁画上的飞天吸引了紫衣女子,而旁观者却被紫衣女子而吸引。

他放下了酒杯,抓起笔,在对面的石壁上抹上了一笔金黄——那是淡淡的金色夕照,笼罩住画面上那个紫衣的舞者,仿佛那个起舞的女子身上发出柔和的光芒来。

他正在出神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那只黑猫无声无息地溜下了神龛。

“唰!”紫色的长剑仿佛有灵性,迅速指住了那只闯入者。紫衣女子旋转中的舞姿停了下来,转身看着缩在一边的黑色的小猫,眼神淡漠。也许因为多年无人居住,这座空城里来往着很多奇怪的生物,有些已经带着妖气——然而虽然身为剑仙、她却毫不在意,心无旁骛地只管自己的飞天之舞。仿佛多年修心养性的生活,已经将她心中最初那点作为剑仙的道义都消磨了。

“咪呜……”仿佛被剑气所逼,黑色的小猫不敢走近,畏缩地蜷伏在了角落里。

“抱歉,打扰了。”紫衣女子刚要转身,忽然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带着奇异的卷舌音——这个空无一人的城市里,居然有人对着她说话!

紫电剑唰然回指。然而,不知道为何那把灵剑居然无法进逼,停在了空中。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猫。”修长的身子弯了下去,抱起地上的猫咪,剪裁得体的黑色外袍中露出暗红色的金边衬衣——完全是不同于中原的打扮。来人的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五官轮廓分外清晰,纯金色的卷发和湛蓝色的双眸、显示出不同于中原汉人的血统。

初起的薄暮中,紫衣女子淡漠地看了来人一眼,虽然明知空城里蓦然出现这样的陌生人、着实可疑,然而她依然没有兴趣多说一句话。

既然舞蹈被打断,她便收起了剑,漠然地看了来人一眼、转身准备离去。

“小姐,你知道为什么你的舞蹈始终无法现出壁画上的神韵么?”然而,在转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背后的金发男子忽然开口了——那样的话语,让她忍不住微微一怔:这个人、竟然在旁观看了自己的舞蹈多时?以她的修为,居然不能发觉他的存在?

“因为你没有投入感情——不会笑,也不会哭,甚至没有表情。”虽然不见对方回头,却已经成功地留住了这个美丽的女子,异族男子嘴角泛起了一个笑意,语声里有一丝讥刺,“那样的舞蹈、即使动作再优美再准确,和提线木偶的表演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样肆无忌惮的冷嘲,让紫衣女子霍然回头,眼眸起了变化,不知道是恍然还是恼怒。

“你是谁?”终于,她开口问出了一句话——一百年的沉默让她的话音起了不准确的扭曲,听上去居然和对方卷着舌头的发音一样的奇怪。

“罗莱士。”抱着黑猫,金发的男子微微笑着躬身一礼,“美丽的小姐,愿为你效劳。”

“你懂舞蹈么?”依然惊讶于对方方才的见地,紫衣女子追问。

“略微懂一些,在我祖国的宫廷里曾经学过。”那个叫做罗莱士的人保持着恭谦的身姿,微笑着,“美丽的小姐,能否有荣幸知道你的名字?”

“迦香。”那样奇怪的问话方式没有让紫衣女子感到惊讶,她只是低下头,脸上带着一贯的淡漠,回答,“我从蜀山梦华峰来。”

“家乡?”显然是误会了,罗莱士略微诧异地扬起了眉,抱着猫咪,“小姐的家乡是蜀山?是从这里再往东、更接近太阳升起处的地方吧……”

“家乡?”剑仙迦香重复了一遍那两个字,然而脑海中却想着另外一个词——千年来,她得道成仙,却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名字有这样有趣的谐音,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不,不是家乡——是迦-香。”

她伸出手指,在剥落的墙上划出那两个繁复的字——然而,看着自己的名字,她陡然间又是一阵恍惚:她是迦香?那两个字,就是她在这个天地间的代称?如果有一日她消失于这个天与地之间,只有这两个刻入墙上的字证明她存在过么?

然而,这两千年无喜无怒、几乎忘了自身的岁月里,她真的是“活着”的么?

“我的家乡,在拜占庭以西远得看不到尽头的地方。”看着纤细的手在黄土墙上划过,仿佛有些感慨地、罗莱士轻轻叹了口气,怀中的黑猫发出咪呜的应合。

“那为什么到这里来?”紫衣女子问,却是漠然而没有任何好奇的语声。

“因为我们想回到阳光底下,我们想得到救赎……”金发的男子语声依然是带着奇怪的腔调,眼睛望向东方黑色的天际,“我们不想在黑暗中这样腐烂下去——传说,如果朝着东方日出之地一直走、到了极东的尽头,我们便会得到救赎。所以,我立下了斋戒的誓约,带着族人跋涉了几万里、来到了这儿。”

迦香抬头看了这个陌生男子一眼,对那一番坦言没有丝毫的惊讶。从那只黑猫一出现,蜀山的剑仙就感觉到了出现在这座空城里的、并非普通人,然而她只是漠然:“你不是人,是吧?”顿了顿,沉吟着,剑仙的眼里涌起些微的疑惑:“但你的身体并不是虚无的——也不是鬼魂……你到底算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那样的问题让对方沉默下去。蓦然,罗莱士微笑起来了,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我只是来教你舞蹈的人。”

初见的画面渐渐湮没淡出,墙上“迦香”两字依然存在,却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

不断有新的记忆浮出水面,宛如激流冲击着她的脑海。

月光淡淡洒落下来,摇椅在夜中吱吱地晃着,一前一后。前后的晃动中,记忆的碎片如同断线的珠子一样跳出来,晃动在她面前。那些泛黄的记忆片断。

高昌古城的支提窟。她就是在这里遇到了罗莱士——一个来自于极远西方的、似人非人的男子,并且听从他的指点开始重新学习飞天之舞。这个奇怪的人给她奇怪的感觉,依稀间居然觉得熟稔非常、却又觉得极度陌生。每到夜来他就会从古堡的某处走出,带着她起舞。他的动作轻快迅捷,居然丝毫不逊色于身为剑仙的迦香。修长的肢体,举手投足之间英气逼人,却同时交揉着夜色般的诡异和魅惑。

他也曾给她看过他们西方宫廷中的舞蹈,那样新奇的步法和身姿、是她所未见过的。

那是需要两人对舞的舞蹈,他领着她旋舞,一路舞过长长的爬满青藤的廊子。金发飞扬起来,合着她漆黑如瀑的长发,那一瞬间,似乎时空都不存在,一直被空茫充斥的心完全平静了,安宁而欢愉。那条长廊他们来去跳过无数遍,旋舞中,身体轻盈得似乎升上了苍穹,无数灿烂的星辰从身边掠过……

那一刻,她真真实实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是可以抓住、正在抓住什么的感觉。

在不跳舞的时候,他们就倚在古堡的窗台上看着星空,静静地交谈。古藤从颓败的窗口垂下,带着刺的藤蔓爬上来,簇拥着窗口的两个人。金发男子探出身,从蔓生的荆棘中摘下一朵殷红如血的花朵,告诉她,这是他们从故乡远途带来的唯一纪念:这种叫做玫瑰的红色花朵,在他们的祖国是爱情的象征:“那是从情人血里开出的花朵。你这样美丽的女子,应该叫做‘罗莎蒙德’——世界的玫瑰。”

“罗莎蒙德?和你一样姓罗么?”她笑了起来,眼睛闪闪发亮,已经多少年没有听到别人赞扬她的美貌,就像飞升后的剑仙一样、所有人都漠视外在的一切。但是她还是个自诩容色的女子……她始终未曾勘破色相。

罗莱士对她说起很多事:他的故乡,那边的庄园、骑士、君主,穿着黑袍的神官和修女,高耸的尖顶教堂,回荡的钟声,一群群盘旋在城市上空的灰色鸽子……

“好几百年以前,在还能够行走于阳光下的时候,我曾是我那个国家里最利害的剑客和最优秀的舞手,人们都叫我‘罗莱士伯爵’——和你们这里的王公贵族类似的头衔。”

“嘻,那有什么希奇?——我在没有飞升之前,还是一个公主呢。”

她听着,眼睛里流露出喜悦和好奇的光芒,宛如懵懂少女般笑着,不停问东问西。

她惊讶于自己的唇中居然还能吐出如此多的话语——蜀山梦华峰上的数百年来,她甚至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再说一句话,因为对天与地之间的任何东西都断绝了感知和回应的欲望,向着所谓的心如止水、太上忘情的境界修炼,直至忘记自身的存在、将自己融合在这无始无终的时间和空间之中——那是所有修仙之人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

然而内心一直有什么声音在挣扎着喊,仿佛不甘于这样投入到洪荒的熔炉中去。

就是那一点不甘、让她从蜀山来到了西域,寻求生命中最后一点能抓住的东西——起初,她以为是飞天之舞;然而后来才发现,能够让她切实地感觉到“存在”的、却是古堡里偶遇的这个叫做罗莱士的神秘西方男子。

他叫她罗莎蒙德,称她为天使,从荆棘中撷取红色的花朵,插入她的发际。无数个黄昏和黑夜里,荒漠的风掠过,在那天籁的伴奏下,他们双双从长廊上旋舞而过,然后在攀爬着野玫瑰的门前折返——他的眼睛注视着她,他的舞步引导着她,他的手指冷得如同冰块。他的呼吸都是冰冷的——然而心脏还在胸腔中静静地跳跃。

她无数次猜测过、这个金发蓝眸的男子究竟是什么人,然而终究未曾开口。正如他从未追问过她的身份,她也选择了沉默——她想,他应该和她一样经历过漫长的岁月,眼里才会沉积下如今的沉静和深邃,然而他的容貌却停留在不到三十的时候。

她本来是不会去猜测这些的,正如千年来她对于一切事物的淡漠态度,她本已失去了“好奇心”多年。然而,这一次她却忍不住不去猜测。她知道那是她的“障”又加深了——因为她开始执着,才会出现如此心神恍惚的情况。

然而,她宁可如今这样的心神恍惚、惴惴不安……起码在这样的焦灼和忧虑中,她能感觉到自己“存在”。

如若不执,何存何在?如若过执,或明或灭。

也许,他是同道中人?来自西域的神或者仙,所以不同于这边的任何神仙——那个念头她也有过,隐约带着几分侥幸和自欺,一度她都几乎成功地让自己相信那就是事实。但是那样的念头,很快就被彻底打破——

那一日,她被那只黑猫咬着衣角,牵引着,来到高处的神龛上。

深陷的神龛投下浓重的阴影,笼罩住里面的人。一头纯金色的头发宛如火焰。她看见罗莱士坐在摇椅中,手里抓着一只毛茸茸的动物、尖利的指套上滴下如注的鲜血,落在金杯里。等她看清楚那只不停抽搐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硕鼠时,从未有过的震惊表情掠过她千年平静的脸,那一瞬间、她想大约有惊呼逸出她的唇角——他坐在摇椅中,抬头看见了她。然后,他平静地举起注满的金杯,喝下了杯中的鲜血。

苍白的脸上,殷红的唇如同血般鲜艳。黑色的波斯猫串入主人臂弯中,得意而慵懒地眯起了眼睛,咕噜了一声,冷冷注视着这个近日来和主人形影不离的女子。

“罗莎蒙德,我的天使——你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了……”看见她蓦然的闯入,湛蓝色的眼睛里反而有微弱的笑意,戴着红宝石戒指的苍白的手抚过黑猫的脊背,他开阖着因为饮血而妖艳非常的唇,吐出冰冷的气息,“我是被诅咒的一族,只能躲在没有日光的黑暗里,与这些老鼠和蝙蝠为伴,靠别人的血来延续这不能腐烂的身体——永远不会衰老和疾病,永远介于生和死之间。”

“你、你是……”震惊依旧笼罩着她,蜀山的剑仙说不出她猜测的语句。

“我是一个吸血鬼……用你们的话说,或许是一个邪魔。”然而,他却接着说出了她心中疑问的答案,带着微弱的笑意,“为了得到救赎,在向东跋涉的途中我和族人立下誓约、戒绝了人血,却不得不依靠这些肮脏的血来延续生存——亲爱的罗莎蒙德,你从天上下来,却遇上了这样的我。”

“邪魔……邪魔?”看到地上抽搐的鼠尸,她陡然感到无以名状的厌恶和寒冷,往后退了一步。紫电剑感受到了她的反常,悄无声息地跃入她手中,发出淡淡的光。她听过的……她恍然记起、这个关于西方吸血邪魔的传说,她在蜀山的时候就依稀听过。那时候心里就无端地紧了一下,总觉得异样——不料,今日真的有相遇的一天。

“不必紧张,也不必惊慌——我知道好梦不能做一辈子。时间已经用完了,我的天使将回到天上去了。”显然注意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罗莱士湛蓝色的眼里陡然闪过奇异的微笑,轻轻摇头,将金杯放下,站起,“等我们跳完最后一支舞,你就要回到你的‘家乡’去了,对不对?”

她终于在离开蜀山几十年后、第一次念及自己的“家乡”……那真的是“家乡”么?所谓的家乡,是必须要有什么召唤着远游者回归的人或者事的吧?

不等她从震惊中回过神,冰冷的手指再度牵起她的手,不由自主地被带着、一个旋舞,就在风声中飞了起来——那真的是轻盈得如同在飞,完全不被任何有形有质的东西牵绊。已经是严冬,入夜后的大漠里依稀下起了小雪,从支提窟破碎的顶上翩然而落。

雪渐渐积了起来,然而两人踏雪起舞,却轻得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胡旋舞、春莺啭、合舞……很多飞天姿态都可以从西域的舞曲中找到痕迹,到了后来,就慢慢夹杂了罗莱士从更西地方带来的舞蹈姿势,简练洒脱,舒展大方。她的足踩踏着古老的地面,她的手在空气中转换出千回百转的情状,配合着他的舞。

她知道罗莱士一直在低头看她,然而她却不敢抬头。

她看到雪花翩然而落,纯白而晶莹,然而在下落的过程中慢慢融化,变成雨滴样打在她脸上。一切贪嗔痴妄,终将归于无痕……那是多少年前谁曾经淡漠地跟她说过的话?

她看到他的金发和自己墨般漆黑的长发一起在雪中飞扬起来,划出漂亮的弧线,窗外的野玫瑰枯萎了,飞天女仙尤自在壁上独自起舞,收藏所有的寂寞和骄傲,千万年如一。

一切贪嗔痴妄,终将归于无痕……千年前,梦华峰上,古松下,有人那样漠然对她说:我们谁都无法帮谁,各自修得各自的因果罢了。你之所以放不下、是因为遇到“障”了。

曾经那样熟悉的眼,却在千年后变得如同轮回百世般陌生。

那时候,她只是想和所爱的人永远相伴,为了那个“永远”、她舍弃了凡世。然而,求得了“永远”,却被那样的“永远”磨灭了心中最初的一点执念——如果修仙最后的结果是变成这样,数千年前、她根本不会和灵修双双摒弃红尘中荣华权势,不惜一切地割断尘缘入山修道。她所求的,根本不是这样的永远!

雪还在下,宛如梦幻。西域广漠中的一切,终将也会如同千年前她和灵修在凡世的往昔一样、变成一个幻梦。她一定是又遇到了一个“障”,然而她终将勘破虚妄,回归蜀山的千重青翠中,重新开始千年不息的修炼,并从这次的试炼中得到新的上升。

“呵,呵……”紫衣飞扬,她低着头,忽然间忍不住冷笑起来:那是一种莫名的反讽和叛逆。多年的隐忍和沉默终于到了极限,她脸上露出不顾一切的光芒。

旋舞中,她的眼角余光里看到连绵的壁画:飞天女仙起舞佛前,百花旋舞;然而在下一幅画面却是地狱变相,无数厉鬼仰起头、眼里流露出痛苦和恐惧的光芒,那是堕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苦痛。

她的身子忽然间微微颤抖,痉挛着握紧身侧舞伴的手——邪魔的手是冰冷的,同她一样有些微的颤抖。然而紧握的手却是那样真切的存在,是那种可以抓住、正在抓住什么的感觉。其实,她千年的修炼,所要的也不过是一种这样的感觉——她曾经妄图通过修成不死来永远抓住这种感觉,然而终归知道永远的可怕,如今,她只求能抓住眼前的一瞬。

“罗莱士……”她忽然抬起头看着他,眼神清澈深邃。她一刹那下了决心——

就这样罢!就这样永远舞下去。让那些什么仙魔的区别见鬼去!她再也不要回到仙界那样的地方去,她宁可留在这个荒芜的西域,和这个无法见到日光的吸血鬼一起,直到地狱的火蔓延上来,将他们一起吞没——

要么让我死亡,要么让我燃烧,却绝对不要让我在永无止境的岁月里、慢慢腐烂消弭下去!

“罗莱士……”她再度叫他的名字,唇角绽放出一个微笑,想说出这个决定。

“罗莎蒙德,我的天使,”然而,一见她抬头,一直注视着她的罗莱士反而迅速移开了眼睛,仿佛也同时下了什么决定,忽然抱紧她,喃喃低语,“不要说再见,不要说再见……”

一个飞旋后,舞步瞬间停顿。在那个长廊尽头紧闭的石雕的门前,他张开双臂将她用力拥入怀中,紧紧地,仿佛要将彼此窒息。

那样冰冷的怀抱里,却有绝望如火般燃烧。那样冰冷的火竟似可以燃尽所有壁立的屏障,一瞬间迦香忽然无法说出一句话来,眼前一片空白。

“罗莱士,我……”因为激动和茫然而颤栗着,迦香喃喃想说出自己最后的决定、来安抚面前这个人难以控制的绝望情绪。然而话没能说完,金发垂落到女子的脸上,冰冷的温落到了她玫瑰色温暖的唇上。那样带着狂乱和绝望的告别之吻。

于千万年中遇到千万人中的你,那本是上天的恩赐。然而作为吸血鬼的我太贪婪,还想再要更多本不该再要求的东西,所以……在你回到天上之前,我必须将你永远、永远地留在黑暗里。

请原谅我的自私。

紧紧抱住怀中女子颤抖的身躯,冰冷的吻悄然滑落到黑发围绕的白皙颈部,在难以控制的颤栗和恐惧中,嘴唇轻轻开启,牙齿猛然没入了血脉!

“嚓”,那样的剧痛是钻入心肺的,一瞬间让迦香全身的血都冷凝。

“罗莱士!”她恍然明白过来对方要做什么,脱口惊呼,另一种剧痛从内心里蔓延开来,割裂她的心肺——他要杀她!他要把她变成一个邪魔,他要她不能再回到蜀山去!在她下定决心留在西域的时候,他也下定决心将她变成一个吸血鬼。

“罗莱士!”女子的手不顾一切地推搡着抱住她的人,因为震惊和痛苦而脱口大呼。

在主人的惊呼声中,紫电宛如惊鸿掠起,闪电般刺穿了黑夜。

然而罗莱士抱着她,双手死死按住她的肩膀,几乎是以光一样的速度游移在雪上,紫电几次下击、都擦着他的衣服掠过,落空。他湛蓝色的眼睛里有不顾一切的光,邪恶和黑暗弥漫,几十年的斋戒后、他第一次打破了誓约。

血如同涌泉般流入咽喉,炽热得如同在胸肺中燃烧。罗莱士将脸深埋在女子漆黑的发间,脸上隐约有从未出现过的狰狞的表情,眸子隐隐透出深紫色——眼前墨一般的长发散下来,随着女子激烈的反抗不断如同波浪般涌动,黑得如同他几百年来一直面对着的夜。

他再也不能放走那个落入凡世的天使……在该抓住的时候,他伸出去的手从未犹豫过。如果此刻错过,惊鸿飞去,万世千生可能都无缘再逢。

反正他不过是一个吸血鬼。反正他不需要恪守什么准则和保有什么仁慈。

猝及不防地被咬住了咽喉,即使是蜀山的女剑仙也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推着他的手渐渐无力,血涌出得越来越慢,心跳的速度也渐渐激烈而微弱,据几百年来嗜血的经验,他知道是大量的失血让身体到达了极限——一个新的吸血鬼即将诞生。

那个瞬间,他鬼使神差地抬起头,看到了他一直避开不敢看的眼睛。

“罗莱士……”漆黑色的眼睛更加看不见底了,幽黑如古泉,然而里面不甘和不愿的神色依然激烈,隐约含有泪水。玫瑰色的嘴唇枯萎了,微微翕合着,叫他的名字。他忽然惊住。罗莎蒙德……他的玫瑰,枯萎了?

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她的手推在他的胸口上,却轻微得毫无力气。

然而如遇雷击般,他僵硬在那里,看着她的眼睛、松开了抱紧她的双手和噬咬着她颈部的牙齿——苍白纤细的手指推在他胸口,那轻轻一推,居然将他推开三尺。

就在那个恍惚的刹那,紫电回应着主人最后的呼唤,宛如惊雷刺穿邪魔的胸膛。

“算了,就这样吧……回去吧,罗莎蒙德……”捂着胸口贯穿的伤口,然而血还是无穷无尽地涌出,从他带着赤金宝石指套的双手中流下,吸血的邪魔眼睛里浓重的阴郁雾般消散,宛如雨后天空般湛蓝,看着同样捂着颈部踉跄后退的女子,带有歉意地喃喃,“我不能控制自己……请原谅我一时的…鬼迷心窍。”

迦香在解脱后几乎瘫倒在地,大量的失血让她眼前一片恍惚,然而她一手捂着颈部伤口、一手扶着墙壁后退,用微弱的声音召唤紫电。然而那把灵剑仿佛渐渐凝滞,在几度呼唤下才有了反应,缓缓向着主人的方向移动过去。

她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再驾驭这把紫电……方才邪魔对她的伤害、让她的血不再纯粹,力量也随之消失。如果不赶紧离去、再过一会儿她就连操纵的飞剑的能力都失去了。

她再也顾不上别的,并指一点,用尽所有仅剩的力量让紫电跃入了空中,离去。

看到紫衣女子从罗莱士手中逃脱,坐上了那把飞剑,一直蜷缩在摇椅上的黑猫眼里陡然闪过诡异的光,闪电般跃起、扑向踉跄着离去的人,雪白的牙齿再度噬咬她的咽喉。

“卡莲!”来不及阻止,罗莱士叱了一声,情急之下随手拿起一边架子上一把西洋式样的长剑掷了过去,一击刺穿黑猫的前肢。

血同样无穷无尽地从小小的身体里流出。黑猫负痛落地,猫眼细细的眯了起来,看向竟然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主人,里面有什么阴暗的东西涌了出来,失去控制的蔓延——犹如片刻前罗莱士即将失去迦香时的眼神。

“咪呜……”恨恨地看了主人一眼,黑猫舔着伤口悄无声息地离去,串入长廊尽头那扇垂挂着古藤的大门下方。

“卡莲?”感觉到了宠物负伤后涌现的可怕恨意,罗莱士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然而紫电造成的伤口实在太过于可怕,让他连举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捂着胸口踉跄后退,一直靠到支提窟的墙壁上,才用手中的重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定。涌出的血将背后的墙壁染得一片黑红,纵横流下去,浸染过墙壁上飞天的壁画——那些自在飞舞的九天女仙,就这样被邪魔身体里涌出的血湮没。

凌乱的金发垂落在眼前,他靠在墙上,摊开满是血污的双手,看着胸口那个破洞里不断汩汩涌出的血,忽然间耸肩笑了笑:这样污浊邪恶的双手,居然妄图抓住天上下来的天使?

他的眼睛抬起来,看了正竭力操纵飞剑的迦香一眼,又看了勘外面飘着雪的夜空,喃喃低语:“走吧……”

天使终归要回到天上,如果落入地狱、那就不再有那样的美。

而他失去了理智,刹那间竟然有那样毁掉她的念头。

那个瞬间,长廊尽头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那是他从未带迦香进去过的门。

大门打开,黑猫迈着优雅的步子没有声响地重新走了出来,眼睛里有着这个种类动物惯有的冷漠和讥诮。然而在黑猫背后的黑暗中,涌现的是无数双湛蓝色的眼睛,带着愤怒的情绪。长廊上的火把在刹那间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点燃,映照出无数苍白的脸。

“你吸血了!你破了誓约——破坏了我们斋戒的誓约!”终于有个人带头叫了起来,声音尖利而愤怒,“罗莱士,你毁坏了我们一起订立的誓约,我们得不到救赎了!”

“我们斋戒了几十年,可你把我们毁了……你把我们的希望毁了!”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们!”愤怒的声音如同潮水涌起,无数双眼睛里放出狂热和憎恨的光,似乎无数的野兽要扑过来、将人撕成碎片。

那些凶神恶煞般眼睛包围上来时,一边的迦香只觉神智越来越昏沉,力量渐渐涣散,软弱的手指几次点出、却无法如同往昔那样操纵紫电灵活飞动。血应该几乎流干了,然而不知为何她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蛰伏起来,隐约带着邪异。

在她勉力让紫电飞起来的刹那,吸血鬼们被黑猫从蛰伏的窟中带出,个个眼睛里闪耀着可怕的光芒,围逼过来。她的去路被截断了。

血还在不停喷涌出胸口,但修长的身子离开了墙壁,罗莱士的抬手拔起身侧那把沉重的西洋剑,冷冷回视着围上来的族人——那样凌厉的眼神、让吸血鬼们想起了眼前这个首领有着怎样可怕的力量,一时间不由踟躇着停住了脚步。

“我是有罪,”罗莱士的手指从带着弧度的钢剑上掠过,赤金指套和重剑之间呼应出刺耳的声音,他漠然看着众人,回答,“我一时被贪心所惑,破了誓约——我若不受到惩罚便不能维护结下的誓约。我听凭处决,但是你们得让她走!否则……”

钢剑呼啸着斩开空气,将支提窟第六层的地面击穿!

“否则,你们也见过我杀人的手段。”金发的男子说着流利的异族语言,深蓝色的眼睛掠过同族人,冷笑起来,“我杀吸血鬼的手段,并不比杀人逊色多少。”

就在所有吸血鬼面面相觑的刹那,迦香用尽力气念完了那个咒语、终于让紫电振作精神唰的飞了起来。迦香的眼睛还来不及回过来看罗莱士最后一眼,呼啸的飞剑就将她带离了支提窟,飞入外面下着雪的大漠夜色中。

颈中的血还在不停喷涌,伤口似乎永远无法凝结,她在飞剑上摇摇欲坠——遥遥回顾,支提窟里忽然爆发出了奇异的呼喊声,混乱而疯狂,她隐约只看见无数人朝着一个方向扑了过去,明晃晃的巨大镰刀闪出光芒,锁住了居中站着的人,将他拖入了长廊尽头的暗门。不等她惊呼出来,门哐啷一声合上,星星点点的火把瞬间一起熄灭了,整个高昌古城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见过了方才大群吸血鬼们可怕的神色和杀气,迦香可以预见到那里发生了什么。来不及多想,她便想折返回支提窟——然而越飞越快的紫电根本不听她的控制,宛如惊电穿行在大雪中,头也不回地将她带离那个梦幻般的古城。

罗莱士!罗莱士!

她在恍惚中用尽力气大呼。颈中的血不停涌出,在冰冷的空气中凝结成晶莹嫣红的血块,混杂在漫天的鹅毛大雪向黑茫茫大漠坠落。迦香的神智慢慢涣散,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开始消失下去,再也不能驾驭紫电,一个松手,她宛如一片羽毛般、轻飘飘从飞剑上坠落。

紫电失去了主人,在荒漠上盘旋了许久,终于向着东南方向径自飞回。

飘雪和飞沙渐渐湮没她苍白的脸。在失去知觉之前,她知道自己无法返回蜀山,必将堕入凡界的轮回中去了——在神智清明的最后一刻,她发下了重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