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支提窟

“来了……来了呀。”黑暗中,一双双狂喜的眼睛睁了开来,湛蓝,闪亮,犹如天幕里的星辰——然而每一双眼睛里,却是带着极度的贪婪和渴望。

月光从极小的孔隙中射落,随着月亮的上升缓缓移动,爬向一面油彩剥落的墙壁。

“快了,快了,”一个人将脸贴在墙壁上,似乎聆听着什么声音,眼里射出狂喜的光,声音颤抖,“在动、在动的越来越厉害!是‘那个人’就要来了!我们都有救了!”

“卡莲,开门出去吧!”无数的眼睛射出了渴慕的光,向首领提议,“去迎接她吧!”

“不许!”陡然,女首领的声音严厉地响起,镇住了众人,“那个人手上的剑还有魔力,不许就这样贸贸然地出去!”语声方落,暗夜里,有什么扑簌簌地从顶上的孔隙中飞了下来,翩然在黑夜中飞舞,最后止于那个名叫卡莲的女子肩头,发出了奇异的吱吱声,却是一只黑色的蝙蝠。

仿佛侧耳倾听着那只蝙蝠的声音,卡莲的蓝眼睛里忽然闪过了冷光。

“我们的信使带来了新的消息——随同‘那个人’前来的,还有一名该死的东方男人……”女首领的声音在黑暗中缓缓响起,让众人狂热难耐的心冷却下去,“那人身上有强大的力量,我们必须小心。”

“是,女王。”显然卡莲在众人中享有极高威望,所有人此刻是低声领命。

“不许点灯!”泼墨般的黑夜中,忽然注意到了有人想点燃四壁上的灯火,卡莲立刻严厉喝止,“想让那个人立刻发现这里么?”

“区区一个汉人男子,怕什么?难道还是我们卡莲女王的对手?”有人不服,半是讥笑半是挑衅地出言,“而且,就算女王不乐意,罗莎蒙德也必须来这里和罗莱士会面……”

“高登,不许提这个名字!”卡莲的声音忽然尖利了起来,甚至带着杀气,“那该死的贱人不配叫罗莎蒙德!你快点给我滚出去、想法子引开那个男的,剩下的女的我来对付!”

“啧啧,卡莲小乖乖,发那么大的火啊?”暗夜里,另一双蓝眼睛讥讽地微笑着,却是轻轻一纵身,便从数十丈高的窗口跳了出去,悄无声息地融入黑夜。

“咪呜……”暗夜里,陡然传出一声凄楚的猫叫。

所有的路仿佛都生长在脑海中,迦香踉踉跄跄沿着记忆前行,根本不需要人带领。

脚下踩踏着厚实的黄土路,破碎的陶片割破她的脚心,死人骷髅散落在前行的路上……然而舞姬已经完全不能顾及。脑海里的幻象越来越清晰,那双苍白的手不断的拍击着沉重如铁的墙壁,大声呼唤。她越来越快地往前走着,到后来几乎已经是在飞奔。

而无论她如何用力奔走,灵修始终是默不作声地跟在她身后,手中持着明珠,为她照亮前方的路,步履沉稳飘逸,几乎看不见他举步。

然而,看着前面仿佛被什么驱使着、不顾一切飞奔的女子,灵修眼里蓦然闪过说不出的杀气,手指无声无息地握紧了青霜——罗莱士,终于可以找出你了!

一百年来,你究竟用了什么法子、消弭了所有存在感,连我都无法找到?

明月当空,荒凉的古城空空荡荡,如同浸在冰冷的水银中。一切都是萧条的,建筑的残骸矗立在夜色中——迦香的脚步,就直奔着西南角上的大佛寺而去。

虽然经历了战火,这座占地十顷的寺庙还依稀可见当年最繁华时期的外表:寺门、天井、殿堂、藏经房、僧房等基本完好无损,殿堂正中有一座多层佛龛的中心塔柱,龛中还可见到有残存的彩塑佛像,藻井的斗拱上,精致的飞天女仙栩栩如生,戴着羽冠,持着各式乐器翩翩起舞。

迦香冲入大殿的时候,一直急促的脚步莫名地迟疑了一下。仿佛被另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她缓缓抬起头,视线移过大佛剥落油彩的脸,停在斗拱上诸位飞天女仙雕塑上。

“是乐天紧那罗,和乐神干达婆啊……”恍然间,仿佛神智中另外一面也渐渐苏醒了,舞姬迦香喃喃自语,“我、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她们的歌舞呢。”

“在碧霞元君的寿筵上,迦香。”身后,青衣剑仙悄然出声,“你已经回到了缘起的地方,劫数已尽,把一切慢慢都记起来吧。诛灭邪魔,然后我们回蜀山梦华峰去。”

“灵修!”记忆的闸门缓缓松动,舞姬美艳的脸上第一次笼罩上了庄严的气息,抬起头看着身侧的青衣男子,眼神忽然变得如同对方一摸一样的淡漠。她的手握上了那把紫电,用极其熟练的手法拔出了剑。

“罗莎蒙德!”刚回忆起了什么,记忆中却有更强烈的声音呼唤,仿佛生死不能般地惨烈,伴随着拍打铁壁的声音,“罗莎蒙德!”

“罗莱士!”迦香再也顾不上其他,身体里的血仿佛潮水般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涌去,她踉踉跄跄地推开灵修,向着大殿后面跑去。眼见迦香脸上慢慢恢复往昔的神色,灵修正准备用灵珠助她元神归窍,然而舞姬却低呼一声推开了他。

“迦香,站住!”灵修大吃一惊,厉喝。

然而,已经晚了。破庙里没有灯火,一离开灵修身侧珠光的范围。她就被无边的黑暗包围。那简直是“完全的”黑,看不见一丝光亮——很奇怪的事,庙宇破落,月光却没有从屋顶的破洞里射下!

似乎有无形的黑暗力量蔓延,阻挡了一切光线的进入。

耳边忽然听到了极其细微的沙沙声,仿佛黑暗中有无数看不见的东西爬过来。灵修千年修炼,早已能黑暗中视物,一抬头,就看到整个大殿顶部蠕动着一片黑色。无数细小的东西扑簌着翅膀,倒挂着,蠢蠢欲动。

蝙蝠!是蝙蝠!不知从哪里来的蝙蝠,漫天漫地蠕动着,遮住了一切光。

忽然间,暗夜里的某处传来一声呼哨,那些蝙蝠仿佛收到了命令,吱吱叫着如同黑色的狂风一般对着提剑而立的青衣剑客卷来。

“迦香!”灵修心知不妙,来不及想、剑尖在地上拖出一个圆,将迦香圈了进去,同时将手中灵珠塞给了她,“拿着这个,站在那儿别动!——紫电会帮你挡住邪魔。站在那里,千万别乱跑!别——”

话音未落,吱吱乱叫的蝙蝠已经淹没了他的声音和身形。

青色的剑光如同闪电般在黑夜里掠出,绞死靠近的蝙蝠,然而更多蝙蝠嗅到了血腥味,反而更加疯狂地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细小的牙齿尖利闪亮。吱吱的声音中,依稀有哨子的响起。灵修被缠在原地,绞死无数蝙蝠之后,终于辨别清楚了哨声的方向,忽然间并指一点、青霜得了命令,脱手如同游龙般掠出,刺向天花上的某处黑暗。

“叮。”一声交击,震得蝙蝠簌簌落到地面。青霜一击成功,半空一旋,飞回灵修手中。

“好强的魔法。”哨声中断了,忽然间梁上却有人咳嗽着称赞,“你是魔剑士还是法师?”话音又中断了,那个人继续猛烈咳嗽,似乎那一击让他受了严重的伤——然而灵修的眼神也是一肃:能在青霜剑一击之下尚自有能力开口,这个邪魔的修为也不算太浅了……

罗莱士?

“噢,不不不,你错了,我叫高登。”黑暗中传来轻微的簌簌声,一个人从梁上跃下地面,不停咳嗽,然而咳出的血都是黑色的,那个受了重伤的人却在微笑,“在我们那儿,这个名字就是‘黄金’的意思……听上去和你们的旺财富贵之类取名的很像吧?其实不过是因为我的头发如同金子般发亮而已。”

那样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分了五次说完的——因为灵修并没有听他废话的耐心,青霜剑闪电般五次从他身侧交剪而过。对方拔剑,连续五次格开了青霜剑的攻击,到了最后一次已经显然力竭,青霜剑只被格挡得偏移了少许,依旧从他肩胛斜劈而落,切开他整个身体,血如同从一个破裂的囊中哗然泻出,无穷无尽地流淌。

敌手倒在满地黑血中,蝙蝠纷纷散开。但青衣剑仙的心里,却也是霍然一惊:读心术!这个西域邪魔,居然直接猜到了自己心里刹那的怀疑念头!

“漂亮的剑法!……咳咳,你是魔剑士么?”被切开的身体动弹不得地躺在地上,却还带着满不在乎的笑意。血仿佛怎么也流不尽地哗哗从体腔内奔涌而出,灵修有些厌恶地看了看满地黑血,左脚往虚空里一踏,登时凌空走上去一尺。

再也不管这个已经躺下的敌手,灵修转过头,忽然间脸色变了——

迦香!迦香已经不在原地!

酒泉郡的舞姬迦香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诡异和混乱的局面,佛殿里到处一片漆黑,一边的灵修也看不见了,她不敢乱动,握着那粒青色的灵珠僵在原地。

黑暗里,只听到那些蝙蝠扇动翅膀的声音,不断向她飞来,发出疯狂的吱吱叫声——幸亏紫电不用操控就自动飞出,在半空中迎上了那些蝙蝠,如同利剪般绞动,破碎的蝙蝠尸体如同黑雨般纷纷洒落。

“呀,呀。”动物温热的血和毛茸茸的断肢落到身上脸上,舞姬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跳着脚,想甩落衣襟上那些血肉模糊的小东西。然而一个不稳,手中的灵珠就落到了地上——一滚,两滚,在她弯腰追上它之前,滚出了灵修用剑划出的那个圆。

迦香着急地追着那个青色的珠子,一连跨了三步,指尖才堪堪接触到灵珠——

然而,那时候她的一只脚、已经不知不觉地迈出了灵修布下的结界。

“喵呜……”捡起珠子的瞬间、迦香忽然间居然恍惚听到了一声猫叫,她吓了一跳,立刻联想起了日间在坎儿井旁被紫电砍伤头和爪子的黑猫。

“呜呜呜……”然而,在她抬起头的时候,借着微弱的光芒、看到的却是一个坐在黑暗处的小小孩子,黑色的长发,雪白的肤色,玫瑰一样红的小嘴——说不出的惹人怜爱。正躲在佛像背后恐惧地看着殿上混乱的一幕,不停地抹眼泪,打着哆嗦似乎想要逃开,却被那些蝙蝠吓坏了,无法挪动一步。

“啊,小妹妹,你怎么在这个地方呀?”看到那个不过八九岁的哭泣的女孩,迦香吃了一惊,拿着灵珠柔声问,有些怜惜。

“呜呜呜……我的猫儿跑失了,我出来找它……妈妈说,不找到的话就不许我回家”小女孩用胖胖的手背擦着眼角,嗫嚅着,“姐姐,你有看到我的猫儿么?黑色的,蓝眼睛,好漂亮的。”

“……”那个瞬间,迦香因为心虚而讷讷,忽然感到说不出的歉意,“我……好像看见果那么一只。帮你一起找吧,小妹妹,不要哭了。”

“帮我一起找?”小女孩放下了手,破涕为笑,“姐姐真好!抱抱!”

“嗯,嗯,抱抱。”被孩子那样天真无邪的笑靥吸引着,迦香不知不觉便将另一只脚迈出了结界,随手收起了灵珠,向着孩子走去,微笑着抱起她,“你叫什么名字呀?”

这个孩子的头发是纯正的黑色,甚至和黑夜融为一体,然而她的眼睛却是湛蓝的,不知道是不是西域胡人和汉人通婚而生下的孩子。在迦香抱起她的刹那,孩子的因为微笑而眯了起来,显得说不出的娇媚可爱,甚至不像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

抱着迦香的颈子,埋首在带了密密匝匝颈链的脖子伤上,孩子的瞳孔忽然变成了一线,开口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我叫卡莲!”

“卡莲?那可不像汉人的名字呢……从西方来的么?”舞姬抱着孩子,微笑。但陡然间感觉有什么不对,回头看去、只见紫电在半空发出凌厉的光,急切地挥动着,似乎想冲到她身边来——然而被无穷无尽的蝙蝠缠住,一时间居然无法脱出重围。

“啊……我的剑。”迦香看着半空中的紫电,喃喃,迟疑着想要不要过去拿回那把可以自己在半空飞舞的长剑。然而卡莲立刻抱住了她的脖子,撒娇般地:“不嘛,我要找我的猫咪,姐姐答应陪我去找猫咪的!”

“这个呀,”迦香虽然心下意动,然而记着灵修的嘱咐,却坚持,“等一会儿灵修脱身了,我们三个再一起去找吧?”

卡莲抱着舞姬的脖子不停撒娇,听到对方居然不听自己的劝诱,湛蓝的眼睛里陡然闪过一阵冰冷的光,将脸贴在舞姬的颈部,微微张开了嫣红的小嘴——

“罗莎蒙德!罗莎蒙德!”然而,就在那个刹那,迦香再度听到了那个呼唤声!不再像以往那样远在天边,而是近在耳侧。不仅那个呼唤声、拍击声、甚至剧烈的喘息和指甲刮擦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罗莱士!”低低地,舞姬脱口应了一声,神色一恍惚,再也不迟疑、拔脚向着殿后的支提窟狂奔而去,“我来了……我就来。”

大佛寺后,矗立着两座废弃的佛塔。

一座是供僧徒礼佛观像和讲经说法用的支提窟,另外一座是供僧徒居住和坐禅用的毗河罗窟,底部为两层方形台基及一层圆形基座,上为圆形塔身。塔身上部已坍塌,然而砖雕的飞檐斗拱极尽繁复华丽,看得出这座丝绸古道上曾经盛极一时的古城的昔日繁华。

在暗夜里奔走,迦香却仿佛对这个地方熟极,根本不辨路径、甚至不用怀中灵珠照明,也没有在两座佛塔前迟疑片刻,想也不想地选择奔入了支提窟。

支提窟窟室高大,窟门洞开,正壁塑立着佛陀的大像;主室作长方形,中心设有石柱支撑,围绕着中心柱、四壁上布满了各种雕塑的佛像和壁画。迦香抱着卡莲在黑暗中奔走,动作迅捷,体内的血似乎要沸腾起来,不停的听到呼唤声和拍击声——心神恍惚的舞姬、甚至没有感觉到此刻怀中的孩子重量轻得奇怪、几乎等于空无一物。

支提窟中木制的楼梯已经大半朽坏,迦香踉踉跄跄地爬着,一口气上到了第三层。

黑暗中,她急奔过一面墙,忽然间心中一动——那瞬间闪现的幻象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刹那间压过了血液中一直呼唤的那个声音。舞姬停下了脚步,从怀中掏出了灵珠——柔和的光芒照亮了那一面墙壁。

彩画剥落大半的墙壁上,一个舞者立于莲花座上,左肩稍耸,右臂抬举,足部在踏节应舞,身上缨络旋舞之势犹在。那个瞬间、迦香不自禁地比拟着壁画上的姿势,做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动作——看见过、看见过的!

在不知多少年以前,她曾在这个画像前久久注视,然后摹仿着翩然起舞。

“姐姐,怎么了?”卡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了一下,出声惊破了她的遐思。身体里那个声音再度呼喊,让她神智开始慢慢恍惚,只是凭着直觉跌跌撞撞往某个方向跑去。

一路上,青色的灵珠间或照出不同的壁画,那上面的人物姿势、都有说不出的熟悉感觉,一一催醒她的记忆,仿佛无数个片断在这延绵的一路上跳跃出来、闪亮在她模糊一片的往世记忆中——

空城。古塔。夕阳映射的暖黄色的佛窟,粗糙的土壁前,一名紫衣女子临风起舞。

有谁在旁边看……有谁在一边静静地看?

迦香一个踉跄,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支提窟的第六层——六层以上已经倒塌,月光从七层破碎的楼板中间射落,淡淡笼罩住她。然而那个声音却依旧在远远近近地呼唤着。

已经无路可去。

舞姬惶恐而焦急地在破败的支提窟中四顾,手中的灵珠照亮四壁的佛像和神龛,也照出飞天壁画的各种绝妙舞姿,忽然间,她的目光在一处暗褐色的墙壁上停住——那里本来也应该绘有飞天的女仙,然而却被不知道是什么的暗褐色液体浸染了,那些女仙的面目登时变得诡异而扭曲。她颤巍巍地伸出手指触了一下,仿佛那里有炽热的火焰烫着,立刻缩了回来。

“罗莎蒙德!罗莎蒙德!”

她……她已经到了这里,却不知道该继续往哪里走。

迦香惶恐四顾的时候,抱着她脖子的小女孩嘴角蓦然泛出一丝诡异的冷笑:记不得路了么?……如果记不得路了,罗莱士会有多么伤心啊。

所有记忆的碎片在脑中浮浮沉沉,或明或暗地发着光亮。

迦香感觉不能呼吸,心跳的越来越快,血仿佛要涌到脑子里。她一遍遍地茫然四顾,青色的珠光照彻了支提窟,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记忆中那个紫衣女子在这里独自起舞,从日出到日落,从月出到月落……远处克孜尔塔格山宛如红色火焰跳动,大漠无边无际,只有荒野的风不时造访,吹动女子的鬓发。

那是独面天地的一场绝世之舞。

那个紫衣女子的眉间是淡漠的,无所谓喜,也无所谓悲,只是一段又一段的临风起舞。然而,总似无法达到心中所想的境界,慢慢的眼里就有了空洞和茫然——那种茫然,是一种找不到出路的绝望。

那样的绝望、透过时空依旧散发出冰冷的寒意,让手握灵珠的迦香打了个寒颤。

有谁在看着的……记忆中,她隐隐知道,那一场独舞、是有谁在侧静静看着。

从上而下的视线,隐秘而喜悦,带着如获珍宝的闪亮。

舞姬忽然一震,抬起头,用灵珠照亮了支提窟墙壁最上方的一个佛龛——一丈多高的墙上,挖有一个很大的佛龛,而龛中佛像早已不见,从底下看上去,只看到黑洞洞的一片。

外面风吹了进来。“吱呀”轻轻一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上面微微摇响。

就是这里了!

迦香眼睛忽然亮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毫不犹豫地从凹凸不平的墙上挣扎着攀爬了上去。她甚至忘了颈中还有个小女孩抱着她,就咬着牙翻身爬上了一丈多高的神龛。

等她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便是一阵恍惚——

什么都没有。风轻轻吹来,神龛宽阔的平台上摆放着一把木制的摇椅,在风中一前一后地微微摇晃,发出吱呀的声音,仿佛主人刚从椅子上欠身站起,离去。然而,椅子上厚厚的灰尘、表明主人离开这里已经不止一载。

让迦香如遇雷击的不是这个,而是佛龛侧壁上的一幅画。

正对着那把微微晃动的摇椅,侧壁上居然画着一幅颜色艳丽的画——无论色调、笔法和内容,都不像支提窟中原有的壁画。画面上,夕阳西下,大漠如金沙绵延万里,而画中有一名穿着紫色衣服的女子,径自在古塔中翩芊起舞,曼妙无双。光线从支提窟顶上的破洞里射下来,笼罩住那个紫衣女子,让那个起舞的少女全身都在微微发着光。

不同于中原的那些画,墙壁上那幅画并非勾线白描、也非工笔填色,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近看是一块一块凌乱的颜色堆积,然而稍微退开一看、那些颜色在视觉中便奇异地融合在了一起,勾勒出女子和古塔。特别是空间感极其逼真,看着画就像人真的站在那里,看到了底下起舞的一幕。

迦香在酒泉郡多年,也算见多识广,隐约猜测这便是传说中西洋的透视画——据说那种画非常费功夫,不比中原的水墨画,泼墨成形于一气呵成之间。

夜风还是继续吹进来,晃动那把摇椅,椅子边上盒子里盛放的颜料早已凝固结块。

是谁……是谁一直在这个神龛上、静静看着底下那个对着壁画起舞的紫衣少女?看了很多很多年,然后,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画下了这幅画?

“罗莱士……”梦呓般地,迦香吐出了这个名字。缓缓走了过去,坐到了那把积满了灰尘的摇椅上,椅子吱吱嘎嘎地想着,前后摇晃——每次晃到前面的时候,伸出手臂便正好够的着墙壁上斑驳的油彩;晃到后面的时候,那样的距离正好能让视觉里的每一块颜色融合,幻化为画面上那个紫衣仙女寂寞空茫的眼神。

“罗莱士。”舞姬迦香坐在摇椅上,转过头,看着底下空空荡荡的楼板,喃喃自语——

什么都想起来了。

在她用和当年画这幅画的人一模一样的姿势坐在一模一样的位置上时,恍然间所有记忆都苏醒过来了。百感交集地、舞姬迦香一转头,就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