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蜀山

一青一紫两柄剑,映着黯淡的夕照焕发出空朦的光彩。上面蝌蚪形的文字连珠而贯,迦香怔怔看了半天,也无法认出来。直到灵修回来,俯身指给她看,修长的手指比划着写出四个字:“青霜”和“紫电”。

“青紫双剑,是梦华峰绝顶上汲取日月精华千年炼成的宝物——蜀山千重,无数的剑仙里面、也没有比这两把剑更厉害的。”采回的满捧沙枣滚落在迦香衣襟上,灵修的话语同时淡淡地散落,“你——或者说你的前世,就是蜀山梦华峰上的剑仙迦香。”

舞姬愣了愣,依稀间相信了这样的过往,然而刚要努力继续想下去、脑海中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疼得她扔了手中的枣子捧住了头,不停的扯动着颈中的项链,似喘不过气来。

“不要想,不要去想!”灵修的手探过来、按住了她的肩,他的手心里忽然冒出一粒青色的灵珠,闪着柔和的光、贴上她的眉心。刹那间,迦香感觉脑海中一片清明安定,心中的不安和黑暗都悄然隐退。

“你还被血咒禁锢着,千万不要妄动念力去强行回忆前世。”灵修将灵珠按在她眉心,看着紫衣的女子,一直淡漠的声音忽然带了一丝愤恨,“一百年来你流离在俗世里、吃了不少苦吧?等杀了罗莱士,你身上的血咒就破除了。”

“罗莱士?”虽然有明珠按在眉心,但是那个名字依然有奇异的魔力,迦香只觉心中陡然有什么簌然抬头,甜蜜、恐惧、震惊和错乱——刹那间宛如洪流冲入她混沌的脑海。她不自觉地脱口:“罗莱士!我、我记得……”

“不要去想!”看到了女子的眼神,灵修立刻喝止,同时念动咒语,压制下迦香眼中隐秘的黑暗,等到她慢慢平静,青衣剑仙才放下了手,幽然:“我来告诉你,一切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会从蜀山来到这个地方?为何你会沦落红尘?罗莱士又是谁?我都告诉你——你不要去想,只当作听一个故事罢。反正,等破解血咒后,你自然都会记起来。”

“嗯。”依稀间,迦香已经将灵修看作了值得信赖的同伴,抬头看着他,等待。

然而青衣剑仙看着她,清冷的眼神慢慢改变,变得空茫而遥远,看着最后一丝光线从克孜尔塔格山背后消失,他缓缓吐出了一句话:“迦香,其实我很失望……我们在一起修炼了两千年,但一个血咒居然就让你彻底忘了我。难道是我们两千年的修为不够?不能和罗莱士的黑魔法相比么?”

“两千年?”舞姬吓了一跳,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这个不过二十多岁相貌的男子。

青色的灵珠在灵修手心流转出光华,在渐渐浓重的暮色里宛如明灯,灵修注视着手心的灵珠,唇角慢慢浮现一个淡漠的笑容:“两千年——没有两千年,我们怎么能修练出这颗灵珠呢?迦香?我们在人间的时候就是一对侠侣,一起拜了天极峰上的光华真人为师,修仙练剑,羽化飞升上了梦华峰,成了蜀山上的神仙眷侣。”

“是……是么?”舞姬甚至没有顾得上吃枣子填充饥肠辘辘的肚子,茫然反问,看着面前这个清俊宛如神仙中人的男子,讷讷,“但是……没有觉得我和你……和你…很熟?”

那是完全淡漠陌生的感觉,无论记忆中闪现的片断还是眼前这个人的眼神,都是漠然的,根本没有眷侣间应有的热切和亲昵。

“神仙眷侣和俗世里的小儿女当然不一样,”看到迦香那样疑问的眼神,灵修依然只是波澜不惊地淡然笑笑,“飞升以后,我们从此非妇亦非夫,各自修得真面目而已。万丈软红中那些恩怨痴缠、几千年修炼后当然都已经看得空了。心如止水,太上忘情。”

“嗯……这样啊。”迦香似懂非懂,只是喃喃,终于咽下了第一粒枣子。

“后来剑道大成,你我空闲了下来,那时候我们遇到了修练中的第一个‘障’。心神无主,无所事事,空茫和虚无让我们各自变得孤僻。”灵修将那粒青色灵珠托在手心,眼睛却凝视着极远的地方,“有一次,你我联袂赴了碧霞元君的寿筵,席上有西天来的天女起舞献寿,你一见那舞姿就深为沉迷,回来后就发愿要创出天上人间最美的舞蹈。”

舞姬诧然,忽然忍不住失笑:“是么?……我、我居然发下这样的宏愿?”

“你做事,向来说到做到。”灵修却没有笑,回答,“千年来从未有例外。那时候你独自在梦华峰上闭门苦思十年,未有突破——想起飞天之舞的起源,就准备下到凡界,游历各处名山佛窟,观摩所有壁画,以求编出惊天一舞。”

仿佛在听一个极其遥远的故事,迦香睁大了眼睛,美艳的脸上浮出笑谑的表情:“所以,我就下凡投胎到了酒泉郡的教坊,做了一名舞姬?——不对啊,如果我要看壁画才能编出飞天舞,应该做一个游方僧人更方便点吧?”

“莫乱说笑。”看到舞姬那样带着风尘气息的笑容,灵修的眼睛陡然凝聚,沉如铁,冷冷道,“迦香毕竟是剑仙,怎可轻易脱离仙籍乱入凡界?——她不过以剑仙身份游剑天下,访遍各方而已……”

“你没陪她……不,没陪我去么?”舞姬诧异地脱口,随即看见灵修淡漠的眼神,恍然,“啊,我忘了。神仙眷侣么,是不像俗世那些小儿女的。”

“其实,我们那时候已经有三百年没有说过话了。”灵修漠然道。

“三百年?”迦香总是被那些数字吓一跳,时光如果被百倍的放大、在她这个红尘中人看来根本不信那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你和她……不,我和你吵架了么?”

“我们早就没有可以吵的架了。”青衣剑仙淡然回答,“两千年,什么都看得空了。”

“神仙原来是不吵架的……怪不得我对你感觉那么陌生。好像我不见了,你也不见得有多少担心啊。”舞姬有些感慨地抬起头,看着身边的灵修。浓暮如墨泼下,笼罩了两个人。灵修持着明珠,柔和的光芒照亮两人的侧脸,然而光芒却是清冷的、没有一丝暖意,如同灵修的声音:“没有什么好焦急的——那只是修行中遇到的磨炼,是迦香你命里注定的劫数。时间到了,一切自然会回到最初的模样。”

最初的诧异慢慢淡去,饥饿让舞姬迦香开始加速吃掉那些枣子,然而听到剑仙那样淡然的话语,她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小小声地嘟囔:“真是沉的住气啊……几十年来我可是一直被那些贵人老爷们欺负,那时候也不见你来帮我——真不相信我居然和你是……一对?”

“那只是你修练中遇到的‘劫’,对你是有好处的。虽名‘双修’,却是谁也无法帮谁,各自证得各自的因果罢了。”这样的小声抱怨依然被听见,灵修的声音波澜不惊,“蜀山,甚至天界所有仙人,哪一个不是这样?——既然你要修炼自己的舞技,我自然不会干扰。就让你带着紫电去了凡界……谁料十年后紫电径自返回梦华峰,你却一去不回。”

“我再怎么求访,也只查到你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克孜尔塔格山的千佛窟里,然后下山到了高昌城、你就失去了下落。”手指轻轻握紧灵珠,灵修的眼睛慢慢尖锐起来,“后来我不得已,返回天极峰求了师尊光华真人,请他开了天镜,才知道你居然沦落入了下界,成了一名酒泉郡的舞姬!”

“啊……为什么会这样?”舞姬听得入神,忘了那是自己的事情,脱口饶有兴趣地问。

“师尊推算出,你大概是在高昌城里遇到了邪魔,结果在斗法中不敌、中了血咒被封印,最后落入俗世轮回。”灵修嘴角微微一扯,有一个凌厉但是淡漠的笑意,“就是那个叫做罗莱士的人……从西方拜占庭帝国远道而来的邪魔。”

“罗莱士……”那个名字一被提到,迦香就觉得身体里的血有燃烧般的炽热,她的头又痛了起来,却被一种不甘指使着,蓦然脱口大叫,“罗莱士怎么会是邪魔!”

“迦香!”舞姬的神色一波动,青色的灵珠瞬间按住了她的眉心,镇住她,灵修双眉一轩,贴近她的脸,漠然重复,“罗莱士当然是邪魔!是西方来的邪魔——”

青衣剑仙伸过手去,轻轻摘下了眷侣颈中密密匝匝的项链:“你看,这是什么?”

密密匝匝的项链一圈圈地除下,白皙颈部纤细如瓷器——然而那样美丽的颈项上,却赫然有着两个深深的黑洞,直刺入血脉。

项链一被摘下,迦香陡然全身僵硬,喘不过气来般捂着脖子弯下了腰。

身体里的血仿佛一下子涌到了脑里,幻觉再度浮现:黑暗。狂喜。红色的野玫瑰。湛蓝色的眼睛。火一样的话语。……然后黄金一样的发丝垂落下来了,猝及不防地淹没了她。剧痛。震惊。恐惧和下意识的挣扎。血的腥味……

“罗莱士是邪魔!”忽然间,仿佛喘息着挣扎,迦香吐出了一句话,项链在手中四分五裂,珠子滴滴答答跳落,她震惊地仰起脸,恐惧地看着灵修,“罗莱士他的确是邪魔!我记起来了……”

“不要再去想,迦香。”青色的灵珠揉动在女子的眉心,极力驱赶着她体内翻涌的污血,灵修伸出手揽住迦香的肩膀,“他当然是邪魔——他把你变成了这样子,在你身体里下了血咒,让仙人的血污浊,沦落红尘轮回中不能解脱。我在高昌城外等了你一百年,现在终于找到你了。只要杀了他,破除血咒……我们就能回到蜀山去,迦香。”

最后一句话,是极轻极轻吐出来的,灵修漠然的呼吸间、带着说不出的寒意,手指凌空一抓,青色的长剑跃入他手心。

“天快黑了,他也该出来了——我们走。”灵修拉起了她,不容她反对地将紫电塞到她手心,“找到了那个邪魔,你必须亲手结束一切,血咒才能被解除。”

“要……要我杀人吗?”舞姬的手触电般地抖了一下,讷讷。

“那不是人,那是邪魔。”蜀山剑仙定住脚步,头也不回地回答,“吸血的邪魔。永远和黑夜为伴的、杀人为生的魔王的子民。”

“魔王波旬?”迦香诧异地问,眼前浮起的四寺庙里壁画上的地狱变相,狰狞的厉鬼。

“魔王撒旦。”渐渐浓厚的夜色中,灵修头也不回地淡淡回答,手里的灵珠发出青碧色的冷光,照亮方圆一丈,“极西之处的那些人,管他们的魔王叫撒旦。”

“傻……傻蛋?”舞姬生怕被落下,连忙抱着紫色的剑跟了上去,满脸诧异,一边因为入夜的寒冷而哆嗦,一边喃喃,“那些人的想法还真奇怪。”

喃喃的嘀咕还未结束,迦香差点撞上了前面带路的青衣剑仙。灵修蓦然止步,回过头看了一眼,一直淡漠无表情的脸上忽然涌现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拿明珠照着她的脸,注视:“迦香,你居然变得这么多话了。”

“嗯?”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舞姬迦香低下了头,忽然笑了,“一天说的比以前的一百年还多么?”

灵修脸色一沉,又恢复到那样的淡漠。不知为何,迦香心中微微一震,忽然哑口无言。

“月亮出来了——我们得赶快去支提窟。”沉默中,依稀熟稔莫名的窒息气氛笼罩了两个人,最终灵修开口,转过身遥指古城西南。那里,虽遭战火侵袭,依然依稀可见佛科塔夫寺院嵯峨。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