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古堡

黄昏的时候,迦香在古城塌了一半的门洞前下了驼背,怔怔地仰起头、注视了黄土夯就的城墙半日,仿佛极力回忆着什么,最后终于弯腰进入了高昌古城。

群鸦惊起,一阵砂风卷过,破败荒凉的气息拂面而来。

一百多年前,丝绸古道上这座以“地势高敞,人广昌盛”著称的城市、被十二万大军围攻达半年之久,最后海都、都哇率军攻占高昌城,高昌王火赤哈尔的斤战死。高昌城在这场战火中被毁坏大半,城中幸存的百姓跟着王族迁往永昌,留下了一座空城。

一切都保持着一百年前城破时的样子。无数刀兵乱扔在地上,所有房子都有被战火焚烧的迹象,户牖破败,箱柜凌乱。那些街道、铺子、坎儿井都还井然有序地列在那里,水声咚咚,滋润着沙漠中难得一见的绿洲之地。然而街巷中空无一人,长满了乱生的沙枣树和胡杨树,到处都是一片失去控制的疯狂蔓延的绿意。绿色和土黄色中,间或夹杂着一点点的惨白——那是多年前留下的满地尸体,大都已经风化,褴褛的衣衫搭垂在惨白的骨架上,触手便成为粉末。

迦香站在门楼下,做梦般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好熟悉……一定是这里。她来过这里,某个年月里、她一定来过这里。

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推着,她闭上眼睛,往前走了十几步,然后左转,再走了二十多步,停下。是这里……该是这里罢?耳边水声更加清晰,迦香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了足边涌出清泉的坎儿井。坎儿井旁边草木更加茂盛,除了疯长的沙枣树和红棘,还有一大丛带着刺的野玫瑰,浓绿上面正怒放着血一样鲜艳的红色花朵。

“这是从情人血中开出的花。”

她从未见过这种花,然而第一眼看到时、莫名就跳出了这样的低语。

迦香忽然间就是一阵恍惚,催眠般地伸出手去,折了一枝红玫瑰。尖利的刺扎破她雪白的手指,沁出了鲜血——刺痛让她陡然清醒。将玫瑰放到井台上,舞姬把流着血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了一下。那样腥甜的味道让她胃里陡然一阵奇异的痉挛。舞姬皱了皱眉、走下踏步、弯下腰将破了的手指放到清凉的沙漠之泉中。

波光离合,水里忽然映出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漂漂浮浮地看着她。

“罗莱士!”她脱口低唤,想伸出手去。就在那一瞬间,“啪”地一声、那朵野玫瑰从井台上落了下来,打破了水中的幻象。鲜红的花瓣散落在水面上,宛如血般艳丽。绿叶丛中,陡然传来一阵轻微的簌簌声。

“谁!谁在那里?”迦香震惊地回头四顾,然而背后空无一人。远远的、只有一阵风掠过空城,发出了荒凉的回应。

夕阳已经挂在了克孜尔塔格山上,空无一人的城市即将迎来漫漫的长夜。紫衣舞姬陡然感到了一阵恐惧,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侧——那把紫色的剑贴着她的腰身,在夕照下折射出一道亮丽的光芒。

落日的光渐渐隐没在红山背后,越来越冷的风预示着沙漠里又一个暗夜的到来。在这个诡异的空城里,对着满地的尸骸和无所不在的莫名熟悉感,迦香有些紧张地握紧了紫电,一时间居然不知该往那一边走去。

绿树下,掩映着清一色土黄色的建筑。街道的路面都是由黄土夯实的,沿着街散布着一些类似于“坊”的房子群落,排列整齐,房屋长筒形,纵券顶。“坊”的四角都有巷口,与外相通。暗泉从街道下面流过,坎儿井的竖井从深达数十丈地底将泉水引出地面,流入明渠。她站在坎儿井的竖井旁边,茫然地四顾着,忽然间感觉头又剧烈地痛了起来。

她来过……她来过这里。

陡然间,一阵轻微的簌簌声将她唤回现实——有什么东西穿过茂密的沙枣枝叶,向着她靠过来!说不出的邪异感觉,让迦香下意识地将手按在紫电剑上——却忘了自己根本没有学过技击之道——然而,就在她低头的瞬间,她诧然看到佩剑发出了亮光!

浓绿的树叶悄无声息地分开,草丛里有什么东西急速逼来。舞姬在惊惧交加中后退,手指僵硬在剑柄上,根本无法动弹一下。草丛中陡然闪现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她,忽然纵身“唰”地扑了过来。

“呀——!”迦香大惊之下扔下了佩剑,抬起双臂挡在面前,却将全身空门都露了出来。

利爪向着她胸口抓了过去,撕破衣衫。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紫色的闪电凭空腾起,迅疾无比地斩向那双利爪!根本不需要人操纵、那柄跌落在地的紫电凌空跃起,挡在迦香面前,一剑切下了当先升来的爪子,一击之后便退回,冷冷悬在半空。

“咪呜!”黑影在半空打了个滚,伏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哀嚎。断爪流着血,湛蓝色的眼睛冷冷盯着这个外来闯入的女子,跌落地面的居然是一只纯黑色波斯猫儿。

“啊?”迦香拢住胸口破碎的紫衫,诧然看着这个偷袭者,惊魂方定,忍不住笑了起来——是猫儿?居然是猫儿……这座空城里,居然还有这样可爱的野生猫儿?看到黑猫流着血的断爪,迦香油然而生怜惜之意,弯下腰去拍了拍手:“痛不痛?过来,帮你把爪子包起来好不好?——你怎么可以乱抓人呢?”

纯黑色的猫咪伸出赤红的舌头,舔着断爪,舌头更加染的猩红可怖。

然而,在听到女子低唤时,黑猫充满了敌意的湛蓝色瞳孔陡然收缩了一下,闪电般扭头盯了正在发怔的迦香一眼,忽然裂开嘴角,轻轻“喵”了一声,忽然串进了紫衣女子僵硬张开的双手,谨慎地嗅了嗅,仿佛确认着什么,冰冷湿润的猫鼻子从迦香的指尖一直凑到了她的颈部,忽然停住。冷漠的蓝色瞳孔抬起,端详着女子的脸,猫眼变成了一线。

“嚓!”没有任何预兆地、黑猫忽然向着迦香的颈子里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啊——”迦香的惊呼尚未发出,头顶上悬挂着的紫色闪电再度下击,准确地刺入黑猫的头部,黑猫发出了一声惨叫,旋即从她的怀中逃离。奇怪的是、分明被利剑刺穿了颅脑,断了前肢的黑猫居然灵活如常,一个打滚便到了树丛边,回头恨恨盯了她一眼,旋即钻入枝叶间。

紫电挽了个剑花,停在半空中,晶莹的剑身上缓缓流下黑色的血。

一切都快如闪电。迦香定定抬起头,看着面前凝定在空气中的佩剑,流着黑血的剑身雪亮,反映出一个紫衣女子的脸——空灵安静得不沾一丝人间烟火气,眉心点着一点朱砂,低垂着眼睛,容色悲悯中透着说不出的倦意。

那是——蜀山的剑仙迦香?

舞姬迦香诧然抬手,然而在接触到她手指的瞬间、半空悬着的紫电忽然坠落入她手心,剑身上那个女子的幻影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睁大眼睛的诧异神情。舞姬美艳的脸,带着惊恐、映照在那一把神兵上。

在握住那把剑的时候,长剑忽然透过她手指的缝隙、直坠向地面。

迦香一声低呼,想也不想地并指点出——仿佛无形的引线牵动那柄紫电,长剑半空一个轻灵的转折,跃了起来,稳稳停在她手指尖端一寸之上,发着微光,流转出霞光瑞气万千。那是她的剑……千百年来、与她同在,合为一体。

夕阳从克孜尔塔格山后完全隐没,光线慢慢黯淡。

然而,在这座荒漠的空城中,舞姬迦香宛如梦幻地站在那里、张着双手,手指尖端悬浮着那把紫色的长剑。紫电在暮色中发着空蒙的光华,她一动也不敢动,手心托着那把长剑、怔怔地抬头,看着剑光里缥缈的彼岸——

空朦的光华中闪烁着一片的绿意——然而不同于高昌古城里这种荒漠之绿的恣肆倔强,那样的绿意却是饱含灵气和湿润的,仿佛蘸饱了靛青,一笔泼墨画出峻岭险峰万千。水墨长卷缓缓展开,画中千重云气萦绕,千峰竞翠,碧落云雾间依稀可见仙风道骨的化外人士独自往来,朝游北海、暮栖苍梧。

云中,一羽白鹤忽然飞过——随之云散、云开;山转、水转。忽见一奇峰高耸入云,峭壁上,三个字隐隐可见:梦华峰。

峰顶,明月高悬,箫声依稀在耳,悠远清幽。古松上一位青衣人持箫而吹,眼神却有如清冷的泉水般。天风吹动他的鬓发,也吹起花树上女子的衣袂,如同朝霞灿烂。

孤峰的云雾之中,有紫衣的女仙合着箫声,翩然起舞,轻得如同被风托起。动作迅捷得宛如电光,脚下踏着盛放的云锦杜鹃花,辗转回旋,如惊鸿飞燕。紫衣女仙舞到极处,已然物我两忘,脸上浮现出落寞的神色,转身之间望了一眼古松上的青衣人,而对方只是自顾自吹着洞箫,遥望着蜀山千重叠翠,竟没有对那样惊世的舞姿看上一眼。

“灵修。”剑光里映照出那个青衣人的脸,舞姬梦幻般地蓦然脱口。

宛如醍醐灌顶。

站在这个空无的高昌古城里,遥望着似乎是千百年前的蜀山梦华峰,似乎有闪电在心中划过,舞姬迦香陡然间喃喃脱口,对着剑光中的幻象伸出手去。

紫电陡然收敛了光华,沉沉坠落她手心。

一切幻象都消失了。

“都到了高昌城了,轮回结束,那个咒语也该开始解除了吧?”在她头痛欲裂地抱着紫电时,耳边忽然听到了熟悉无比的语声,“你还不记得么?”

诧然地、迦香抬起头,看到了踏着飞剑停云般栖在晚霞中的青衣人——应该是方才所有都收入了眼中,而那人却直到此刻才开言。垂下清冷的眼光看着紫衣带剑的女子:千百年来,他那样水墨画般清俊的眉目,居然丝毫未变。

“灵修!”身体里的血似在沸腾,硬生生将什么东西融掉。看着半空中的青衣剑仙,舞姬终于忍不住脱口低唤,对着半空中的人伸出手去,带着惴惴不安的表情:“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梦华峰……我们不是一直在梦华峰修炼的么?我、我为什么到了西域?”

蓦然间,她眼前闪过几个破碎的片断:飞天壁画,古堡,以及……

然而,神智清明不过闪电般地一刹,随即血冲上了舞姬的脑,让她再也不能思考下去。仿佛有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咽喉,痛得她捂着脖子弯下腰去、用力喘息。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