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谁唤我名之雪喧

到处都是雪,看不见一条路
每一步我都走的小心翼翼
但一定是对的吗
即使他们在背后喊我
我也没有回头
一定会走出一条路吗
还是迷失?竟也有点冷

风一直吹着,向雪喧的颈脖灌下,有些事仔细想想,就像这风,在这风中简单的呼吸都变得有点费力。

雪喧离家出走已经好多时日了,她的离家只跟她的婚事有关,但其实她也不反对这个婚事,那个人对自己也不赖,但她为什么要逃呢?

她最小的时候在仓平,也就是蝴蝶一族居住的地方生活。那时候,她还不认识自己的父亲。

直到五岁那年,她被太桑的人,也就是狐族的人接了过去。原来她的父亲是狐族的狐王,还有妖族的妖王白契,但那是一个没丁点本事的人。

之后她被妖后竹尘收养,妖后对她很好,可以说妖后就是一个对任何人都很好的人。雪喧之所以被接到太桑,也是因为妖后。甚至妖后还想把雪喧的生母接过来,但她的生母却是一直拒绝。

五岁那年,她就一直呆在了太桑,有时她会回到仓平小住。但无论是仓平还是太桑,那里都是四季如春,那里一年到头,也只是淅淅沥沥的雨,打雷的,不打雷的,有云的,没有云的,会出现彩虹的,不会出现的,她都见过。甚至她听说过,这个世界还下过一场红色的雨。

但她依然没有见过雪。

虽然她也见过这世间美好的一切。只有她五岁之前在仓平被人好多人嘲笑和羞辱过,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五岁之后,仓平的好多同族都对她畏手畏脚,只有一个人依然对她竖以冷眼,那是一名老妪,她生母的师父。

但她很少见那个老妪,听说那个人总在闭关修炼。

雪喧的美好生活,也包括她的姐姐白汐。白汐是妖后的亲生女儿,虽然她最抱怨妖后对自己比对她还要好,但当她遇见有人欺负自己的时候第一个为自己打抱不平的还是她。自己离家出走,她也有或多或少的原因。白汐总对她说,人要想寻找什么就赶紧去找。

她想寻找什么呢?她以为她想寻找的是一场雪,但她到了这片雪地,才发现,这里没有一个陪她的人。

也许她念念不忘的是十岁那年的那个人。

是那个人告诉自己这里的雪最好看。

那年是她第一次看见除妖以外的其他种族,与妖族世代交恶的人。

那年妖后带着她和她那位率性利落的姐姐去帝都游玩,妖后告诉她,那里会在寒冬下雪。但她依然没有见到,他只是遇见了一个小自己两岁的小男孩。

那天自己和妖后和白汐走散,那时候人要比此刻的多,但和现在感觉一样,仍然是孤独一人。

她在一个没人的街道上痛苦的时候,她被一个好心人带到了一家青楼。等她发现这里不太正常的时候,她报出妖王的名号,人群中只是一群讥笑和饶有兴趣的打量。

就在她感觉毫无希望的时候,一个身着戎装的男孩走了进来,并对身后的另一个男童说:“你刚才说的是哪个女孩?”

那个男童兴冲冲的跑道梨花带雨的雪喧面前,看了一会,然后突然拉起雪喧的手高兴地说道:“就是这个姑娘。”

身着戎装的男孩听道,然后就陡然大怒:“好你个黄婆,这么小的姑娘都不放过,给我取狗头铡来。”

“他们这狗头铡,不好使,要用辣椒水。”拉着雪喧手的男童补了一句。

“好我两个小祖宗,天天过来扰我生意。”被称作“黄婆”的人一脸陪笑道,只是在那黄婆说话的时候,那个牵着雪喧手的男童的手被握的生疼,那男童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那你就是不肯伏法喽。”

“伏法、伏法。哞……哞……”说着就扮起水牛来,人群一阵大笑。

“我今天要带她出去。”雪喧跟前的男童突然说道。

“可以、可以。看来是要开荤了。明天带回来就行。”青楼的另一个老鸨调笑道。

雪喧本来听见男童那般说,微微怔住,但又听见有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的话,就挽起男童的手臂咬了下去,血流了出来,男童也不喊疼。

跟前有一人见状,便说“不识好歹”,就扬手准备朝雪喧的脸扇过去,男童用另一只手钳住了那人的手臂。

“谢谢。”男童对那人轻轻说道。那人深感迷惑却也点头称是。

“我说我今天要带她出去。”男童又说了一遍,这时候老鸨收起了笑声,雪喧嘴上的力道也小了下来。

“这丫头,什么来历?”戎装男孩突然说道。

“说是妖王的女儿。”

“比我还爱演!”戎装男孩又说道,不过目光却是看着男童,见男童神情坚毅,一言不发,又接着对那老鸨说道:“好吧,开个价吧。”

“莫公子说笑了,我们这些人怎么敢从你要银两。”

“真的?”

“只不过?”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莫公子需要保证以后再也不来这捣乱了。”

“爷爷是照顾你,还捣乱?……好吧,翠姐,我知道错了。可不可以用钱来解决,太伤感情了。”戎装男子却是突然求饶道。

“不能。”老鸨咬牙说道,因为她太清楚,如果真要钱的话,自己可以从眼前这个人取到很多,但他天天捣乱,自己恐怕也损失不少。

“不能就不能,我们走。”说完,三人就出了青楼。

“老关,看来你这次马屁拍马腿上了。”有人对刚才那准备掌掴雪喧的人说道,之后,众人又都三三两两的喝了起来。

“你可以走了。”一路沉默的男童却说道。

“你不是要带我……”

“你想什么呢?姑娘。虽说我们都是小屁孩。但也不是两三岁的孩子了。你看看你,就只是眼睛大点,嘴巴小点,鼻子挺点,头发黑点,你有什么配的上我们家季庭的,唉,我们家季庭善良啊。给,把血擦擦。”戎装男孩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来。

“姑娘,你可能误会了。我只觉得姑娘被人逼迫,是不情愿的,就私自替姑娘赎身。”季庭一边说着,一边将雪喧嘴角的血擦去。

“赎身?”雪喧初来人间,哪知道赎身是怎么回事。

但一旁地戎装男孩却是无奈的说道:“我说让你把自己的血擦擦,你擦她的干嘛?”

说的雪喧和季庭面色皆红。

“你家在哪?”季庭问道

“太桑。”

“那么远。那你的家人呢?”

“你两能不能说点有点深度的问题,首先,看她样子应该是狐妖,那就应该是太桑了,其次,她怎么小,怎么可能一个人走过来。肯定是在附近和家里人走散了。走吧,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帮你。”戎装男孩突然打断了两人。

“你说的是鱼目巷。”季庭这次倒是聪明了起来。

之后又发生了种种,雪喧和他们也聊了很多。原来季庭是本朝将军的独子,而莫公子也就是莫争是西煌商会帝都分会会长的儿子,他那天身上的衣服是季庭的,他们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

那一天晚上自己终于找到了妖后和白汐。

也从那天之后,他就在也没有见过季庭,没有来过人族。

今年她已经十七岁了,她来到了她想象中的雪原,这个地方是季庭告诉他的。

但除了四处的风声还满目苍白的遥远,她什么也没有看见。

如果那日,她没有碰见季庭,她又会怎样,她想起那天她问季庭的话:“那青楼里的人都是情愿的吗?”

“她们开始是不情愿的,但最后又有什么办法。也许她们离开了那里,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活下去,那样堕落荒淫的日子或者就是她们的幸福。”

你幸福吗?我打算回去了。一直以来我执着的事都没有发生。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那个人其实对我特别的好,也许平淡的过一生就是我的幸福。

我逃了很久
我无数次梦见雪原
但其实梦中的最美好
虽然我有时醒来会茫然失措
当我真实的遇见
这片雪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安静
风在上面不停的喧嚣
但终会安静,因为我们终会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